返回东阳土墩墓群
首页 > 浙江 > 金华  »  东阳土墩墓群

东阳土墩墓群

东阳土墩墓群
东阳土墩墓群主要集中分布在江北街道、六石街道、巍山镇一带,现有5处保存较好,它们是祥湖石角山石室土墩墓、派园石墎洞山石室土墩墓、石宅银角山石室土墩墓、派园下马柴自然村前山土墩墓、古渊头峋界尖土墩墓。这些墓葬均坐落于小山之巅,作东西向,规模宏大。石角山、派园、银角山三座石室土墩墓墓室均由巨大的石块构筑而成,选用巨石多为板状、条状或方形,有的巨石长及数米,重达数吨,为其他地方石室土墩墓所罕见。
现已清楚的墓室平面有“凹”字形、“凸”字形和长条形三种。前山土墩墓2003年配合甬金高速公路建设曾经发掘,是一座长方形浅土坑木椁墓,但甬道部分却用石块构筑成石室形状,形制结构相当特殊。墓内出土的随葬品情况亦相当特殊,不见一般西周春秋土墩墓中常见的印纹硬陶和原始瓷等日常生活用品,而全为玉质制品,除一件玉樽和玉穿外,其余为大量的微小型的管、珠、条、片等饰件,这是十分罕见的。该墓发掘后作原地保护。峋界尖土墩墓规模巨大,用膏泥封筑,保存较好,可能是一座典型的石室土墩墓。
东阳的这些土墩墓不但规模巨大,而且有着几种不同的墓葬形制结构,既有典型的土墩墓和石室土墩墓,又有几种不同墓葬形态之间的过渡形式,是我省春秋战国时期墓葬形制发展变化不可多得的重要实例。
中文名称
东阳土墩墓群
地理位置
江北街道、六石街道、巍山镇
开放时间
全年
著名景点
石角山、派园、银角山

挖掘过程

随着考古人员对埋藏在山顶的西周古墓群4号坑发掘工作的进程,一段2800年前的从未有史料记载的历史渐渐掀开了冰山一角。 自2006年6月10日以来,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东阳市文物办对西周古墓群的发掘工作一直没有停止,1号坑、2号坑、3号坑的许多重量级发现,同时也给人们留下了众多待解之谜。因此,被认为是这一古墓群中地位最高的4号坑的发掘工作就显得尤为重要。经过考古人员六天细致的工作,至7月23日,4号坑的发掘、清理工作基本结束,共出土三具人类骸骨和包括一尊三脚瓷鼎在内的105件珍贵文物。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陈元甫对西周古墓群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他认为,东阳西周古墓群规模大,出土文物数量多(是全省出土文物最多的墓葬之一),其有多具人类骸骨而无任何器物的墓葬形式在我省是首次发现,一次性出土这么多且完整的人体骸骨更是极为罕见。因此,这一古墓群具有极高的文物价值。然而,缠绕在专家们心中的许多疑问仍然没有得到解答。据东阳市文物办介绍,4号坑与1号坑、3号坑一样都以鹅卵石铺地,但墓坑要大得多,宽3.2米(比2003年发掘的前山大墓墓坑还宽),长12米。出土器物中有两个铜环,以及鼎、罐、碗、盘、盂、盅、豆等原始瓷,印纹陶和玉珠、玉管共105件。原始瓷分布各处,有三处地方较集中,特别在东北角不到一平方米的地方就有54件。这些原始瓷制作相当精美,纹饰丰富,釉色鲜丽,其种类比2号坑出土的还要丰富。原始瓷的底部多数都刻有一些符号,但究竟是古人表示数字的记号还是表意的原始文字,一时还难有结论。但在底部有刻画符号的西周原始瓷,在浙江省还很少发现。 出土器物中最重要的发现是原始三脚瓷鼎。鼎向来是古代王权的象征,在南方,原始瓷鼎地位与北方的青铜鼎一样。因此,这只原始瓷鼎的发现,证明了4号坑的墓主具有极高的身份,很可能是一地之最高统治者。令人困惑的是,在墓坑中部散有一只鼎的残片,而其周围封土无动过痕迹,可断定在下葬的时候就已残缺。陈元甫认为,在西周时期的原始瓷应当是刚发明创造不久,在考古中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甚至可以与中原的青铜器相媲美。东阳的西周古墓群出土这么多原始瓷是一个很重要的现象,说明墓主的身份绝非一般平民,至少是当时的贵族。4号坑有三具骸骨出土,其中一具比较完整,可看出是“仰身直肢葬”,其他几具较为散乱,钙化严重。这些骨骼都较今人小,可见古代越人身材并不魁梧。东阳西周古墓群发现保存如此完好的古人骨骼实在是一个奇迹,因为在多雨的江南,又加上红土酸性重,西周古人骨骸在全省极其罕见。 印纹陶有5件,均分布在中部,形体较大,其中一件完好无损,纹饰多为方格纹、回纹,一件盂像现在的痰盂。此外,还有一串挂饰,上有玉珠、玉管等。 墓葬形制特殊,省内首见。专家们认为,根据出土器物和墓葬特点,1号、2号、3号、4号墓均为西周晚期至春秋早期墓。在两座有器物出土的墓葬中,4号墓要早于2号墓。从各墓葬的位置来看,1号坑、3号坑、5号坑(暂名,尚未发掘)成“品”字型,均朝向4号坑。4号坑在1号坑的后面,地势最高,显然是各墓葬的中心。金华市文物处副研究馆员赵一新告诉记者,重要的大墓都在山顶上,这体现了古人对太阳的崇拜心理,离天越近的人越得到尊敬。赵一新还提出一个细节,几个坑均坐东朝西,稍稍偏南,这个位置与夏至时太阳升起的方向是一致的。已发掘的1号坑、3号坑都只有骨骸,无任何其他陪葬物品,其中1号坑全是小孩骸骨。不过,到目前为止,仍没有充分的证据可证明1号坑、3号坑和5号坑是殉葬坑或祭祀坑。 据了解,在东阳北江盆地的丘陵上,这样的土墩墓还有很多处。在3号墓旁就有一座马午山土墩墓,封土高达10米,上世纪50年代人们取土造房,封土塌陷还压死过渊干一村民金某。在4号墓的东边300米处,上世纪60年代老百姓修渠道曾挖出过一把青铜剑。 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陈元甫认为,从墓葬规模、出土文物、墓内遗迹等各方面看,东阳西周古墓群都是我省考古界非常重要的发现。其一,其有多具人类骨架而无任何器物的墓葬形式在全省是首次发现,它是当时特殊的葬俗还是祭祀坑的问题需要进一步研究;其二,西周时期的人类骨架以前有零散的出土,但这次四个坑都出土了完整的人体骨架而且每坑都有迁葬现象,这在省内极为罕见,为研究西周时的葬俗、葬制提供了重要依据。 针对各个墓葬之间的关系、墓中何以有多人等葬俗问题,省考古所准备召开一个专家论证会,同时也将展开对北边5号墓葬的发掘,希望进一步解开东阳土墩墓群之谜。 赵一新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就一直关注东阳的石室土墩墓,这次西周古墓群的发现,进一步印证了他的一个推测———西周晚期开始,东阳境内应当存在一个类似于“诸侯国”的实体。赵一新说,这些年来东阳发现的诸多大型古墓葬,包括六石街道下马宅村前山春秋大墓等,基本上在以所谓的“吴宁古城”遗址为中心、直径5~10公里的范围内。而在古代,城与墓葬是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墓葬一般就在城的边上。东阳这么多高规格大墓的发现,说明当时这座城不是一般的城,而有着类似于“诸侯国”那样的地位。另外,从东阳历史来看,也曾出土过车马饰、编钟、青铜剑等非同一般的青铜器,尤其是车马饰,是一种身份的象征。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古时东阳曾存在这么一座“城”的可能性。 对此看法,陈元甫也表示认可。他认为,墓葬多少与人类活动有很大的关联。众多大墓的发现,说明西周时期东阳人类活动多,是相当重要的地方,很可能是区域性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但是,目前还缺少足够的证据支持这一说法。 到现在为止,与“诸侯国”相关的猜测仍只是猜测,史料上的有关记载是一片空白。但赵一新认为,西周古墓群的发现,对东阳本地文化渊源的探究,甚至对我国早期文化的多样性和民族大融合都有相当的研究价值。因此,在这方面有很多工作可以做。 有专家指出,根据有关史料,古代越国与中原相距甚远,不管在血缘上还是在文化上都缺少联系,相传越国的始祖是夏代少康的庶子无余,姒姓。当时,华夏诸国皆认为“楚越之地风俗不类中原”,长期以来,都说越国都城在会稽,其实指的并不一定就是现在的绍兴。著名的越王勾践的国都就在现在的诸暨。他穿的服装、说的语言,都被中原诸侯视为异端。公元前494年,他被吴王夫差打败后,才逃到现在的绍兴一带,重整旗鼓。公元前473年,勾践灭吴后,又把国都从诸暨迁到了琅琊(今山东诸城),后为楚国所灭。而东阳已发现的大型古墓群离现在的诸暨很近,时间也要在勾践之前。从这些墓巨大而独特的形制和规格极高的随葬文物来看,当时,东阳一带很可能就是古越国的都城区域或近郊,是越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的核心地带。 由于缺少可靠的文字记载,越国世系,异说颇多。如今这些大墓的发现,对研究古越国的历史和文化提供了极为珍贵的实物资料。

特色景点

神奇的石廓洞
东阳市六石镇的一个小村庄石塔头村北面约300米处有一座平地突起的小山叫“石角山”,金甬高速公路正好从山巅通过。这山巅上有一座巨大的土墩石室,就是清代道光《东阳县志》所记载的充满神秘色彩的石廓洞。石廓洞由甬道和石室组成,除了甬道和石室的交接处有两块经过人工略微加工的石头做成门状外,其余都是巨大的毛石叠筑。石室原高约6米,“文革”时被炸掉了一部分,现残高约3米。现存的巨石,一般高约2.8米,宽约1米,厚约0.9米左右。最大的一块巨石高约8米。整个石室长约18米,宽约8米。如此巨大的石构建筑,在古代似乎是人力所不能及的。于是人们就以为这是神仙所为,把它称为神仙洞,在石室中塑起神像,点上香烛,进行顶礼膜拜。现代也有一些专家学者前来考察,有的把它称作是一种“巨石”文化,考古界一般将它归于土墩石室墓,至于巨石的来历和构建,仍是一个难以解答的谜。巨石的石质都是玄武岩,是火沉岩的一种,而附近的山石都是水沉岩。
据介绍,在六石镇,在东阳江流域,这种类似于石廓洞形式的古代遗存不止石廓洞一处,在道光《东阳县志》上记载的还有八仙石和塘西附近的一处遗迹。已公布为浙江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祥湖支石墓,东阳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古渊头来龙山遗址等也都属于这一类。从已经清理的东阳六石土墩墓中出土的原始瓷和鱼网坠以及各地采集到的许多印纹硬陶、原始瓷残片的标本上,可以清楚地看到从高领圜底的器物向平底器物的演变,其纹饰从云雷纹、席纹走向刺点纹、“S”形阳纹、一直到旋纹、“米”字纹等等,这些古代的遗物都以它特有的信息和语言告诉人们,它们所存在的时代是商代晚期一直到春秋战国时期,其间延续约1000年左右。石廓洞的封土中曾经出土过带旋纹的原始瓷器物残片,这说明石廓洞形成于春秋战国时期。根据我们金华地区的情况,土墩石室遗存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一是平地将地摊平,或用柴火将地烧过,或是在地上铺上鹅卵石,然后在上面摆上死者遗体,再放上一些随葬品,最后用土盖上,堆成土墩。二是如石廓洞这种形式,先用毛石垒成石室,在石室里面放置遗体和随葬品,然后堆土垒成土墩。如石廓洞这么大的规模,用如此巨石,垒得如此精美,在浙江省范围之内是绝无仅有,全国也属罕见。三是先垒成土墩,然后在土墩上用巨石叠成石棚状,即在两块巨石上放一块简单的盖石,如祥湖村附近的支石墓。这一类既与杭嘉湖一带的石室土墩有相似的地方,又和温州瑞安的石棚以及山东半岛、辽东半岛、朝鲜、日本、印度乃至地中海沿岸的此类石棚似乎也有联系。对此,考古专家们也颇费猜测。
封口石与标石之谜
在石廓洞原本有一块高约8米的巨石立在东面封口处,在祥湖支石墓的东面封口处也有一块巨石立着,露出地面部分高约2米,在八仙石曾经也有这么一块巨石,近年才被推倒弄乱。如今,只有祥湖支石墓东面封口处的那块巨石,经历了多少风雨,多少沧桑,几千年纹丝不动———这给研究提供了方便。
只要人们对石室进行仔细地观察,马上就会发现,无论是石廓洞,还是祥湖支石墓和八仙石,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这些石室都是东西向的,那一块特殊的封口石也都立在东边。这一块封口石的特殊性有两点:一是比西边的封口石要大,西边封口石的上端一定不会超过上面的盖石。而这一块特殊的封口石则高出盖石1米余,显得鹤立鸡群,十分醒目,任何人一看就会觉得它决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封口石,而是有特殊意义的标志石。
但是,只要从整个形式上去看,就可以找到解密的钥匙。无论是石廓洞,还是祥湖支石墓,它们都建筑在黄土丘陵的山巅上。从其规模和形制上看,决不会是普通平民的墓葬,而应该是贵族或部落酋长的墓。站在山顶上观看四周的原野,一方面使人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另一方面也会使人觉得自己离天更近了。在商周时期,商王和周王都自称为天子,这里既有对天的崇拜,也有一种王者的自矜,在古人的观念里,王是人与天的桥梁。当时,这一带尚属蛮荒之地,部落酋长也就是当地之王。他们把墓修建在黄土丘陵的山巅上就意味着与天相通。再看那特殊意义的标志石,其形状很像“圭”。而“圭”在商周时期是与天和太阳有密切关系的东西。如果,有兴趣在夏至日这一天的早晨到祥湖支石墓去观察一下,就会发现那“圭”形标石所指的方向正好是太阳升起的地方。
最新发现的特大型土墩古墓的抢救性发掘正在进行。随着金甬高速公路的开工建设,有关的考古调查和抢救性发掘迅速展开,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专家学者们又陆续在公路沿线发现了一批土墩古墓。羊年春节刚过,省考古所副所长陈元甫先生就亲率考古队进入了高速公路建设工地。他们先是在义乌靠近东阳的地方进行了发掘,取得了不少重要的资料,接着便挥师北上,对东阳六石的石廓洞进行了仔细的发掘清理工作。4月16日,又开始对石廓洞以北不远的下马宅村前山之巅的古墓展开了大规模的发掘。专家告诉我们,这是一个最新发现的特大型土墩墓,堪称全省之最了。我们在发掘现场看到,古墓占地面积约有上千平方米,整个山顶几乎全是该墓的封土。

历史文化

2003年和2005年陆续发掘的东阳土墩墓群,被列入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东阳又一次进入国内外众目关注的光圈。史前遗留的东阳土墩墓群之所以引起轰动,在于它深厚和鲜有特色的文化信息,它保存着几千年前的历史痕迹,提供给现代人丰富多彩的遐思。有关东阳土墩墓群的文化信息可以分为两大部分,第一部分是建筑和工艺美术方面的文化信息;第二部分是东阳地方远古历史文化信息。

美术文化信息

建筑和工艺美术方面的文化信息
石砌甬道和墓道的建筑文化特色。2003年春夏之交在六石发掘的“前山土墩墓”,其甬道和墓道全用石块垒砌,南北两壁底层都先用一排较大的石块侧立,接着再垒叠较小的块石,两壁往上逐渐内收,横断面呈“八”字形,石壁外侧堆叠大量石块形成护石坡。两壁之上有长条石盖顶,底部则全部用具有平整板面的块石铺面,块石形状虽不规范,但铺设得甚为平整。墓道上不盖顶,底不铺石,为自然的红沙岩地面。甬道和墓道之间有门槛,两侧有门框,位置对应。
建筑学一般都以垂直柱或垂直壁作为承载重力支撑。前山土墩墓的石砌甬道和墓道墙壁都向内倾斜,倾斜度约在20-27゜之间,甬道的上方压着几块长条石,发掘后看到,墙体几千年来没走形,可见倾斜墙壁的承载力胜过垂直墙壁的承载力。
建筑史中看到,人类原始的棚顶,从平木撂架到人字形顶架,发展到斜截面承载力的力学研究,形成工程力学中一项重要的基础理论。建造前山土墩墓的先民土著,似乎已经获得“斜力”的承载力经验,做出先进的示范。
其先进的示范动作还有:前山土墩墓甬道和墓道之间,设计门槛、门框的建筑结构,一方面体现土墩墓筑造的隆重,另一方面显露当年先民土著建筑技术的精湛水平。
门框结构更是一种艺术,这种在今天不值一聊的举动,在几千年前,却是一个创造:门槛两端顶住两侧门框石,门框石分别高出内侧甬道底面和外侧墓道岩石地面,两侧门框均在一块长条石上再接叠一块短条石,整体结构显得严谨、统一。
出土玉器的加工技术堪称一绝。前山土墩墓出土文物只有玉器,除了一只玉樽,其他3000余件都是饰物,如玛瑙水晶珠、玛瑙环、月牙形饰、拱形条饰、菱角形饰、花牙拱形条饰、玉剑首、玉剑格等等,同形玉器又有大小。色泽有蓝、蓝绿、黄绿紫金、棕红、酱红、血红、黄白、灰白、青白、玉白等,就玉器而论无足轻重,但是在出土物中,有大量的绿松石与玛瑙块石,以及一些尚未加工完成的半成品,有钻了孔的毛坯石,有磨砺面光的料石。
再说那只玉樽,其一侧近底边缘,有一条明显是残缺或破损后用另一块玉料修复粘合上去的。玉樽的上部有嵌入式的双耳,也是用粘接的方法加以固定位置的。同样的粘接方法也用在一种体形较小的扁方形饰上,而且有不少“管”和“珠”,呈现两半部分粘贴合成,这样的制作比钻孔省力,并且成功率高。
粘接用的膏可能是松脂之类,当时的先民土著对大自然的原料采集和利用能力已经达到一定的高度。
而从细小饰物的圆孔中看到,先民土著的加工方法和技术也已是相当的高超。这些小圆孔虽然是在半成品中就已经钻好,而半成品也是很细小的,手工钻孔的技术难度可想而知。
从玉石块料、半成品和成品中可以看到,当时玉器制作的程序和方法,如玛瑙水晶的菱角形饰是先钻孔,再切割成型,打磨光滑;绿松石是先钻孔切口,打磨成型,再切割分件;大量微细扁平的玉质和绿松石质的环,是利用先加工好的圆管,一片片切割而成;而实心圆条形玛瑙料两端所呈现的高低不平的断裂痕迹,则表明当时对其取用是先采取敲砸的方法,然后再切割打磨。

远古历史信息

东阳地方远古历史文化信息
中国传统的历史文化记载,从甲骨文字发现和研究开始;系统的史籍记载,现在能看到是春秋战国时期及以后形成的诸子百家著述的典籍文献。这些典籍文献大多出现在中原及中原附近。当时,中原视四边为夷蛮,是落后、荒无人烟的地方。
东阳地处浙江,查地缘资料,浙江历史文化中心在浙北,东阳属偏远地区;查人文资料,东阳建县在公元195年,其居民姓氏有根有源,都来自中原北方。
东阳土墩墓群的发掘,告诉我们一个信号:这不是一个偶然,而是一个“群”,在远古时候,比公元195年起码要早千年之前,东阳地方就是先民土著群居的区域。
2005年夏,从巍山白坦到歌山王村光村之间,考古发掘了五座土墩墓,明显发现:有两座墓葬既有人骨,又有陪葬器物,出土文物有原始青瓷器、印纹硬陶器、玉器和少量青铜器,品种丰富,形式多样;有两座墓葬没有见到陪葬器物,仅有骨架,而且在人骨上可见多处灼伤的痕迹;更有一座墓葬上下两处墓穴,上层两个墓坑,分别发现人骨,无遗物;下层有人骨残留,有陪葬遗物。
根据考古专家分析,那些无出土文物、只有人骨的墓葬极可能是祭祀坑,或陪葬性质的墓葬,有出土文物的墓葬属奴隶主或贵族的,东阳土墩墓群是奴隶社会的历史文化遗存。
东阳地方有大量古地名和传说与大禹有关。地名传留:会稽山延伸东阳境内,主峰东白山,附近有大禹岭;胡村附近有大禹尖;佐村、宅口之间有石禹佛;西营附近有九州岭;凤山至郭宅有禹岭;南江有王停岩(黄藤岩)、牛耕岭;雅坑有防风岩;横店有禹山(八面山);大阳附近有金鸡垅;黄田畈也有大禹尖。
传说故事:1987年印刷出版的《中国民间文学集成浙江省东阳县故事卷》收录了有关大禹治水的神话故事:《大禹治水》、《禹化龙》、《禹王八面》、《禹耕田》、《望禹》、《禹杀防风氏》、《王鲧治水》等等。
历来有一种说法,东阳有关大禹的地名和传说都是中原移民携带过来的。笔者觉得有待进一步探讨。因为历史学家顾颉刚在《古史辨》中提出:“禹是南方神话中的人物”,“这个神话的中心点在会稽(越)”。历史学家卫聚贤在1936年发现和研究良渚文化时,提出一个惊动史学界的新论:中国文化起源在东南东阳地形在海拔40 米以上,当浙北平原为海域时,地处会稽山和金衢盆地交接的东阳是先民土著生存的优选地域。
近几年,东阳附近县市考古发现成果累累,浦山“上山文化”、嵊州“小黄山遗址”、仙居“上汤遗址”以及东阳土墩墓群等,都证明浙中丘陵地带是旧石器文化向新石器文化过渡的重要区域。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