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安丰塘
首页 > 安徽 > 淮南  »  安丰塘

安丰塘

安丰塘位于安徽省淮南市寿县城南60华里处的安丰塘水库,古名芍陂(音quèbēi),始建于春秋楚庄王时期(公元前613年~前591年),为楚相孙叔敖所建,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大型灌溉工程,至今仍发挥着显著的灌溉效益。
安丰塘与后来的都江堰、漳河渠、郑国渠并称为中国古代四大水利工程。古时候被誉为“天下第一塘”。安丰塘历史文化底蕴深厚,地域文化氛围浓厚。这里的人民富于艺术智慧,创造了多姿多彩的民间文学艺术,其中安丰塘的传说,被列入安徽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1988年,安丰塘被国务院列为第三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中文名称
安丰塘
外文名称
Anfeng tang
地理位置
安徽省寿县
气候类型
亚热带温暖湿润季风气候区
占地面积
40余平方公里
门票价格
免费
著名景点
安丰塘、塘中岛、孙公祠
古    称
芍陂
所处时代
春秋时期
保护级别
第三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批准单位
国务院
编    号
53-1 

历史沿革

安丰塘古名芍陂,为春秋时期“楚相孙叔敖所造”,已有二千五百多年历史。史载是楚相孙叔敖建于楚庄王十七年至二十三年(公元前597—公元前591年),是中国历史上最古老的水利工程。它比都江堰、郑国渠还早300多年,2600多年前,孙叔敖选择该地比较低洼的地方,筑堤拦蓄源自江淮分水岭北侧的山源河水,纳六安县境内的龙穴山以西、小华山以东约390平方公里的花水入塘,引淠河水自淠源河上的众兴集南,经子午渠(淠源渠)至葛嘴汇山源河水入塘河。兴建起“陂周百十许里”的芍陂(安丰塘),下控1300多平方公里的淠东平原,其工程及治水理念和治水水平之超前,清嘉庆年间的《芍陂纪事》,系统地记述了芍陂工程及其文化历史。
1950年,安丰塘又遭大水灾,水毁严重。次年冬,做出了对安丰塘的恢复、整修规划,先后用了两个冬春,动员6000多名劳力,培修堤坝,整治10座斗门,将原28座斗门改并成24座,加固了众兴滚坝,疏通了淠源河,在鲍兴集附近的淠河上截流,最大进塘水量达60立方米/秒,蓄水量增加到3600万立方米。
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和地方先后投资投劳对安丰塘进行8次大规模治理、整修和加固。1958年,当地政府开始对安丰塘进行综合治理,为了根除旱灾对皖西丘陵区的威胁,以大别山区的5座大型水库为水源,开始兴建淠史杭灌溉工程,安丰塘被纳入其总体规划,成为灌区内最大的一座反调节水库。1958年10月,按照淠史杭灌区的规划设计,开始动工开挖淠东干渠,目的是把淠河上游佛子岭、响洪甸、磨子潭3座水库发电尾水经淠河总干渠引进淠东干渠,再直达芍陂(安丰塘),解决2000多年来安丰塘水源保证率低、泥沙淤积严重的问题。

遗址特点

安丰塘纳六安县境内的龙穴山以西、小华山以东约390平方公里的花水入塘,引淠河水自淠源河上的众兴集南,经子午渠(淠源渠)至葛嘴汇山源河水入塘河,水库巧妙地利用了当地东、南、西三面较高,北面低洼的地势状况,利用天然湖泊在四周筑堤利用当地土料和砂、砂砾、卵砾、石碴、石料等筑成的堤堰。主要是用来防涝、蓄水、灌溉的水利工程。安丰塘塘堤周长约二十五公里,面积约三十四平方公里,蓄水近一亿立方。放水涵闸19座,灌溉面积七万公顷。

文物遗存

孙公祠
孙公祠又名楚相祠、芍陂祠、安丰塘祠等。位于安丰塘北岸,为祀孙叔敖造芍陂而建,始于何时尚未能详。古名芍陂,为楚相孙叔敖主持修建。后人为纪念孙叔敖,在陂北建有一祠,故名孙公祠。
孙公祠占地面积三千多平方米。清代康熙时,寿州同知颜伯珣《孙公庙记》谈到当时孙公祠已有“殿庑门阁凡九所二十八间,僧舍三所就间,户牖五十有七户”。并还逐渐形成了一套祠宇制度。据《芍陂纪事》载,祠堂正殿祀奉楚国令尹孙叔敖像,东西配立汉至清代致力于兴修芍陂水利的官吏48人。
孙公祠内藏有古碑二十余方。有历代重修安丰塘记碑、禁侵塘为田之积水界碑、安丰塘灌区图示碑、孙公叔敖像赞碑等。这些碑刻都是研究安丰塘水利史的珍贵资料。其中许多碑刻还具有很高的书法艺术和鉴赏价值。其中有清代书法家梁书丹的行书《重修安丰塘碑记》。
其他遗存
安丰塘其他遗存有邓艾庙塔、利泽门赏月、罩口观夕阳、孙公纪念祠、古城墙遗址、石马观古塘、五里迷雾、凤凰观日出、洪井晚霞、沙涧荷露。
1959年,安徽省文化局工作队曾在安丰塘越水坝附近,发掘出汉代水利工程——草土混合结构的堰坝遗址。出土遗物中有“都水官”铁锤,证明至少在汉代就曾设官管理此陂。

文物价值

文化价值
安丰塘是中国水利史上最早的大型陂塘灌溉工程,选址科学,工程布局合理,水源充沛。它的建造对后世大型陂塘水利工程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千百年来,安丰塘在灌溉、航运、屯田济军等方面起过重大作用。新中国成立后,政府多次投入资金对安丰塘进行维修,充分发挥古塘效益,灌区农业生产有了很大发展,寿县也被列为中国商品粮生产基地县。一些国内外专家学者先后到此参观,对安丰塘水利工程历史之久长,设计建造之科学而且至今仍发挥着巨大效益评价极高。
经济价值
1957年蓄水量3600万立方米,灌溉面积31万亩。经修筑护坡、防浪墙,1977年以后,蓄水能力达到8200万立方米,年复蓄3—4次,受益4个区,2998个生产队,灌溉面积63万亩,是1949年的8倍。灌区由于有了水的保障,粮食产量大幅度增长,1979年产量3.85亿斤。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灌区人民实行农业生产责任制,1983年粮食产量达5.73亿(市)斤,商品棉500万斤,商品油料1500万斤,商品麻810万斤。1983—1987年,水旱灾害频仍,粮、棉、油、麻的产量仍有不同程度的增长,其中粮食年产量在6亿斤左右。
在灌溉的同时,安丰塘5万多亩水面的综合开发利用,也有了较大发展:
水产品。水面养鱼,建立了水产养殖场。安丰塘鲜鱼最高年产量达100万斤左右,繁殖鱼苗3830万尾,并从1982年开始蛤蚌育珠。
航运。水位的抬高,沟通了安丰塘、淠东干渠上段和迎河分干渠的航运,航程60多公里,解决了10余个乡镇的水运交通,年吞吐量在2万吨左右。
发电。利用戈店节制闸的水位差,1973年兴建小型发电站1座,装机58千瓦,年发电4.3万千瓦,供机关单位照明、粮食加工。

开发利用

1955年,成立安丰塘灌溉工程管理处,现为安丰塘管理处。
1958年,相关部门对安丰塘进行了总体规划,引、蓄、灌、排等几个方面的工程设施作了统筹管理。
引水工程:安丰塘引水渠道淠东干渠,历史上叫老塘河。河道弯曲,河床窄狭,堤坝低薄。先后组织人员(最多时15万人),用了4个冬春,对上游的童家湾、洪家湾等处,进行裁弯取直,全面拓宽,深挖河床,加高培厚堤坝,共完成土石方515万立方米。河床断面由原来的30米拓宽至50米,堤顶高程从31米加高到33.5米,堤顶加宽到6—8米。上接淠河总干渠,最大输水流量430立方米/秒,并兴建双门节制闸,调控进塘流量,抬高干渠水位,使塘上游31座斗门自流灌溉,洪水时,杨西闸能分泄干渠洪水流量达220立方米/秒,经迎河泄水闸入淠河。
蓄水工程:建成引水工程后,安丰塘扩建工程也相应展开,主要做了三大项:
一、取土打坝。四次施工,筑新堤5.3公里,加高培厚老堤19.1公里,堤顶高程达31米,完成土方395万立方米。
二、调整改建斗门。原环塘24座斗门不尽合理,经规划,因地制宜,本着便于用水和管理,改建成27座斗门。扩建戈店节制闸为淠东干渠下段进口处灌溉泄洪两用闸;兴建老庙泄水闸(安丰塘泄洪闸);废除井字门,改建成老庙倒虹吸,通过中心沟,成为堰口分干渠的进水口。
三、块石护坡。塘堤土方工程按标准完成后,蓄水量可扩大到1亿立方米,但由于塘面水波吹程大,达10公里,水蓄至28.5米时,堤坝一年要打掉50万立方米土,使蓄水量长期限制在5000万立方米以内。中共寿县县委于1976年组织了3个区的26个公社劳力及县直机关干部职工、街道居民11万余人,采运八公山石头,奋战两冬一春,修筑块石护堤,建防浪墙24公里,完成砌体6.6万多立方米,总投资134.6万元。
灌溉工程。从1962年开始,由上而下,由骨干到一般,分年实施,逐步铺开,至1965年,先后建成了正阳分干渠、堰口分干渠、石集分干渠、迎河分干渠。开挖大型支渠36条,斗、农、毛渠7000多条,相应建成大小配套建筑物1万多座。排水工程。解放初期,安丰塘灌区易涝面积约29万亩。为解决涝渍,先后开挖了中心沟、南湖沟、长沟、迎(河)南截涝渠、朱大江等20多条排水沟,围筑九里、东津、陡涧、时淠、建设、枸杞等较大生产圩堤14座,使17万亩低洼农田基本上旱涝保收。
1976年11月,芍陂(安丰塘)护坡工程开工,历时两冬一春,塘堤整理至25.4公里,蓄水水位由28.5米提高到29.5米,塘面虽然仍为34平方公里,但蓄水量则由5000万立方米增至8400万立方米,灌溉面积扩大到63万亩。

文物保护

1988年,安丰塘被国务院列为第三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07年,国家和地方政府投资1.02亿对芍陂(安丰塘)进行了全面的除险加固,工程坚持“以人为本”的建设理念,与发展旅游、保护文物、发展养殖业相结合。
2008年,寿县县政府邀请安徽师范大学编制《寿县安丰塘、瓦埠湖旅游发展控制性详细规划》。
2011年,时任国家水利部副部长李国英考察寿县,要求寿县县委、县政府“加强芍陂古水利工程和水文化的研究,藉以让更多的时人和后人研究、认识芍陂(安丰塘),发展古水利工程的历史文化传承,加强现代安丰塘的开发利用,泽被当世和后代。”相关部门沟通对接,邀请专家实地走访调研,并开始申报世界农业文化遗产以填补这项空白。
2014年3月,寿县邀请中国文物学会世界遗产研究委员会等单位主办的“寿县明清城墙暨安丰塘遗产保护研讨会”专家来寿县,共同探讨芍陂(安丰塘)遗产保护、历史文化传承和弘古创新发展,专家将芍陂(安丰塘)历史定位为“中国灌溉工程鼻祖”,“申遗”将可使之载入全国农业文化遗产、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和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名目。
2014年6月3日,中国文物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张义生、水利部水科院水利史研究所所长吕娟一行应邀来寿县,研究讨论芍陂(安丰塘)申报“中国农业文化遗产”和“世界灌溉工程遗产”相关工作,按“申遗”要求加快完成研究论文集、文艺作品集、历史与现状专题片、芍陂记事重印、工程模型、工程相关规划等编撰制作,并根据要求完成工程设施、环境及孙公祠的整治和修缮。
2015年7月12日至13日,国家灌溉排水委员会组织专家组在寿县召开了芍陂(安丰塘)申报世界灌溉工程遗产技术评估会,综合评估芍陂具有突出的历史、科技、文化价值,是可持续灌溉工程的典范,具备申报世界灌溉工程遗产的条件。随后,申报报告提交国际灌排委员会第66届国际执行理事会。 2015年10月13日,在法国蒙彼利埃召开的国际灌排委员会第66届国际执行理事会全体会议上,寿县县长程俊华接过世界灌溉工程遗产证书。安丰塘(芍陂)从此成为安徽省首个世界灌溉工程遗产。
2017年,六安市市政府邀请相关单位编制《中国芍坡保护与发展研究规划》,县政府正联系相关单位编制安丰塘(芍陂)保护规划。实施并完善基础设施、项目建设、旅游宣传等工作。

历史文化

史籍记载
芍陂陂径及灌溉面积,古代记载,多不相同。《后汉书》、《通典》、《太平御览》、《太平寰宇记》、《无和郡县志》等书都说:“陂径百里”,或“凡迳百里”、“芍陂周二百二十四里”,或“周二百里”。
郦道元《水经注》则说“芍陂周一百二十许里”。《水经注》记载:“淝水流经白芍亭,积水成湖,所以叫作芍陂。”隋朝在此设置安丰县,芍陂又称安丰塘。
夏尚忠《芍陂纪事》亦载“周围凡一百余里,此孙公当日之全塘也。”郦注和夏纪所载陂周相当,考之地望,较为可信。芍陂灌溉面积,在籍所载,也多分歧,多数是“灌田万顷”,最多的说“数万顷”,少的说“五千余顷”以至“数百顷”。芍陂兴建后,历代都有修治,东汉王景、刘馥,晋刘颂,南北朝刘义欣,隋时赵轨,以及其后宋、元明清名代均有修竣。由于历代豪强抢占,战乱频繁,到建国前夕芍陂灌溉面积已不足8万亩。
《安徽通志·水系稿》载,芍陂有三源:“一淠水,今湮塞;一淝水,今失故道,一龙穴山水”。
安丰塘的传说
安丰塘传说是淮南大地历代人民创作的一种与历史人物、历史事件及地方风物古迹等密切联系的口头故事,通常以一定的人物、事件和古迹为中心演化出生动的情节。安丰塘传说内容丰富,题材广泛,故事生动,情节完整,涉及当地历史人物、古迹物产和风俗习惯。
《安丰塘的故事》: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安丰塘原是一座美丽的城廓,但由于一条行云布雨的孽龙作祟,致使当地久旱不雨,人民日不聊生怨声载道,这股怨气冲上云霄被玉皇大帝觉察后,玉皇为平息民愤,便将孽龙罚下凡间思过。孽龙摔落尘埃后,躺在郊外不能动弹。城内的百姓们见了,一轰而上,把这条孽龙一块块肢解瓜分后,拎回家里给煮吃了。这还了得!孽龙不管犯了什么错,它总该还是天上的神物呀!当千里眼、顺风耳发现城外孽龙只剩一架龙骨后,立即把这一情况报告了玉帝。玉帝大怒,派太白金星扮成乞丐到安丰城内探访。这个乞丐在城内挨门乞讨闻嗅龙肉。在众多的百姓中,只有一户姓李的人家的碗里没有腥味,乞丐问其缘故,这户一个叫李直的老人说:“龙是天上的神,俺们凡人怎能吃得?”听了李直的话,太白金星心中有数了。他对李直说:“当你看到城内大殿门前石狮子眼睛红了的时候,就得赶紧搬到城外去住,否则……”话刚说完,乞丐就不见了。李直意识到气丐不是凡人,于是便依计而行,每天去看石狮子的眼睛,等到七七四十九天,石狮子的眼睛果真红了,李直一家便连夜搬家。由于走得匆忙,一只正在孵蛋的老母鸡也忘记带走;走出城北门,慌乱中又把铁锅掉在地上摔烂了。天刚亮,忽然一阵电闪雷鸣,紧接着暴雨倾盆,安丰城眨眼间陷落于一片滔滔洪水之中,待到雨过天睛人们发现,安丰城已变成了安丰塘。在塘中,只有李直家那只忘记带走的老母鸡蹲着的地方没有陷沉,这就是如今塘内的“老母鸡滩”;而李直家铁锅摔碎的地方,便被后人称为“锅打店”,久而传讹,便又被叫成了“戈家店”。直到现在,老人们说,逢上雾气弥漫的天气,安丰塘水面上还会若隐若现出安丰城池呢——这便是歇后语“安丰塘起雾——现成(城)的”来由了。”

旅游信息

地理位置:安丰塘位于寿县(县城南30公里处)。
安丰塘
交通信息:安丰塘离寿县县城30公里,距合阜高速公路入口31公里,合六叶高速公路六安北入口62公里,距六安市70公里,省城合肥80公里,距合肥新桥国际机场55公里,交通便捷通畅。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