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嘉祥寺
首页 > 山西 > 晋城  »  嘉祥寺

嘉祥寺

嘉祥寺
越州嘉祥寺,自竺道壹已降,五百年间,高僧相继,大师纷至,法市兴隆,佛学鼎盛。东晋义熙(405-418)初,高僧慧虔自庐山东来,游学于吴越之间,乃居嘉祥寺。虔克己导物,苦身率众,凡诸新经,皆书写讲说。涉将五载,于寺圆寂。南朝宋明帝时(465-471),长安高僧昙机善《法华》、毗昙,游学会稽,郡守王琨请居嘉祥寺。南朝梁(503-557)时,著名佛教史家高僧慧皎住嘉祥寺三十余年。慧皎,上虞人,学通内外,博究经律,每于春夏宏法,秋冬著述。撰有《涅磐义疏》等,并成《高僧传》一书,成为中国佛教于史部之传世名作。
中文名称
嘉祥寺
地理位置
浙江省绍兴市
气候类型
亚热带季风气候
所    属
佛教

历史渊源

据朱关莆和朱越编著的《绍兴宗教》一书中记载嘉祥寺在浙江绍兴平水镇平江村的秦望山脚下的茶山观音斗处,其东与若耶山相望,若耶溪穿越二山之间向北奔流。据佛教史料记载,嘉祥寺最初建于东晋宁康元年(373年)至晋太元三年(378)间,伟将军会稽郡守(内史)王荟为迎接高僧竺道壹居之而舍宅创建嘉祥寺。当时,高僧竺道壹自平江(今苏州)虎丘山东适秦望山下若耶溪,与高僧帛道猷(云门寺住持)相会林下,于是纵情尘外,以经籍自娱。王荟慕道壹之风德高远,特创嘉祥寺,请其上居僧首。据《中国佛教》记载,竺道壹在嘉祥寺期间乃抽六物遗于寺,造金牒千佛像,系用薄铜板槌打而成,造像艺术也有所突破,因而受到当时社会各界的赞许。竺道壹精研佛理,博通内外,又律行清严,故四远僧尼,八方德众,咸依附咨禀,时人称为“九州都维那”。此时,佛教之般若学颇盛,乃演有六家七宗之说,而竺道壹即为“幻化宗”之代表人物。
陈隋间,有王羲之之七世孙,名法橘(一说名法极)者,与其兄(一说侄)孝宾于嘉祥寺出家,即智永与慧欣。智永书法精湛,尝以真草诸体书千字文八百幅遍施浙东诸寺。一时,求书者若市,致门限为之洞穿,乃裹以铁片,故其宅被称作“铁门限”。智永曾瘗秃笔而筑退笔冢,并制铭志。后移住吴兴永欣寺,晚年乃居于长安西明寺。
隋唐之际,中国佛教进入鼎盛时期,开始形成了各大宗派,有三论宗兴于嘉祥。开皇(581-600)中,江南被兵,摄山(南京栖霞山)之吉藏东赴越州,乃避居嘉祥。据《三论玄义校释》记载,吉藏大师(549-623)居嘉祥寺达15年之久,于散乱间独致意经籍,多方搜积。摄取天台宗的《法华玄义》并广开法宴,听众常达千人。一时近悦远来,问道受业者不绝于途,至禹穴成市。吉藏随被号为“嘉祥大师”。由于吉藏先后完成了《中论》、《百论》、《十二门论》的章疏,大弘三论之学,研究讲解三论,后来便视作三论宗之祖,而“三论宗”亦被称为“嘉祥宗”。此后,嘉祥寺便作为中国佛教三论宗的祖庭,而名扬海内外。
吉藏有弟子智凯(号乌凯),在嘉祥寺继承吉藏大师的学说
,在吉藏奉诏远赴长安后,智凯继续于嘉祥寺敷讲三论。彼时四方义学云集多达800余人,上下僚庶,依时翔集,盛况不减当年。
继此,乃有唐中国佛教净土宗第五代祖师少康,年少出家,16岁从缙云灵山寺至越州嘉祥寺习律受具,此间居停于嘉祥寺五年有余,乃移居上元龙兴寺。少康一生弘传净土法门甚力,时人称为“后善导”。后世之净土宗人尊其为净土宗之第五祖。
此后,有僧允文,为秀州嘉禾(浙江嘉兴)人,精相部律及《中观论》。唐开成元年(836),“止息越之嘉祥寺”。允文精研义理,敷阐毗尼、中观,他在嘉祥寺期间宣讲《中观论》听者垂涕,从学之僧侣乃以千数。
高丽(朝鲜)僧人慧灌,远来嘉祥,师从吉藏,精研三论章疏。回国后,奉高丽王之命,唐武德八年(625)远赴日本,住飞鸟元兴寺宣讲三论,开始在日本创建三论宗学派,慧灌即为日本三论宗之初祖。成为日本有佛教宗派之始。唐贞元三年(787),高丽僧道登来越州,止嘉祥寺,学习三论。后赴日本在三论门庭之元兴寺敷演师说。
会昌五年(845),有诏废天下寺院,于越州独留大善寺,允文亦移居大善寺(时称开元寺)。于是嘉祥寺被毁。此后则无闻于“嘉祥”之名矣!观嘉祥寺之兴替,知其自南朝以至唐末,乃为江南的律学及中观名刹。惟法难骤起而毁于一旦,岂不惜哉?!(文据《绍兴佛教志》、《佛学大辞典》及《续高僧传》等敷成。)又按:《唐五代佛寺辑考·江南道》(P189)
嘉祥寺:道宣《续高僧传》卷十四有《唐越州嘉祥寺释智凯传》。据此,越州有嘉祥寺。

嘉祥寺高僧

其中最著名者为吉藏。吉藏著作宏富,陈义精微,评判由晋以来各家学说,亦采取南北各派长处,大凡当时流行的经典,多为注疏,在此基础上,正式建立了三论宗。

嘉祥寺高僧著作

弘传简史
经论注疏
此宗所依经典,自罗什、僧肇、僧朗相承以来,就以《大品》、《法华经》、《华严经》为宗依。至法朗又加《涅槃经》。即有四部大经,所以隋唐诸三论师的传记中每每有“四经三论”或“四论三经”之说。此外《维摩经》、《仁王经》、《金刚般若经》、《胜鬘经》、《金光明经》等,也都有较详细的疏解。《智论》、《中论》、《百论》、《十二门论》是此宗的根本论典,除《智论》外,吉藏均有注疏。关于此宗的专著如《大乘玄论》、《法华玄论》、《净名玄论》、《二谛章》、《三论玄义》等皆是此宗的要典。
此宗广破一切有所得,实有实无的偏见,说大乘经同明一道,同以无所得正观为宗,对如来所说经教,不作高下优劣之分,但因众生的根性千差万别,所以佛说的法门就有种种的不同。这叫随机施教,因病授药。因此立有二藏三轮以判一代佛教。二藏是依《大品》、《智论》等所说的声闻藏、菩萨藏,也就是小乘藏和大乘藏。吉藏《法华游意》中说:佛教中虽复尘沙,今以二意往收,则事无不尽。一者赴小机说,名曰小乘;二者赴大机说,称为大乘。而佛灭度后,结集法藏人,摄佛一切时说小乘者名声闻藏,一切时说大乘者名菩萨藏,即大小义分,深浅教别也。三轮的判教:一是根本法轮,指《华严经》;二是枝末法轮,即《华严经》之后,《法华经》之前一切大小乘经;三者摄末归本法轮是《法华经》。二藏和三轮,形式不同,其实一致。二藏是横判,三轮是竖判;二藏是大小两乘,三轮也只是本末二轮。所以说《法华经》之前“般若”诸大乘经为枝末者,以其不废三乘权教故名枝末,非谓“般若”等明理不究竟被判为枝末,不同阿含经本身是权教,说为枝末。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