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太保山
首页 > 云南 > 保山  »  太保山

太保山

太保山
太保山是一处旅游景点,位于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城西,或称太保山公园。南面有另一景点——易罗池。东方升腾的朝阳下,保山城的主大街保岫路由东向西逐渐升高,钟灵毓秀的太保山之东,保岫路日夜不停地续接着只可感知而不可听视的大山的脉息,大山的脉息是从太保山的层层石阶下喷涌而出的。太保山位于保山城西,海拔2257.3米,与城区的相对高度为580米,明代以前,因山上多松而称为松山,明嘉靖后易名为太保山。明洪武年间,太保山一度被城墙圈到了古城之内,成为了一座城内的山,今天,古代的城墙早已变成了低矮的土垣,但太保山在对古城的守望中依然生机勃勃,已经成为了保山的城市森林公园。
中文名称
太保山森林公园
地理位置
云南省保山市
气候类型
温带气候
占地面积
100公顷
开放时间
8:00-19:00
景点级别
国家AA级风景区
门票价格
0
著名景点
武侯祠、玉皇阁,易罗池等

景区规模

公园位于主大道保岫西路末端,西行20分钟即可到达,是一个占地1500多亩的森林公园。门票免费,是市民早晚锻炼身体,放松精神的最佳去处。
森林覆盖面积达90%,长满了松、杉、栗等多种参天大树,环境优美,空气清新。 公园大门挂有一副对联云:“临早登高岫,随曲径通幽,听野鸟争喧,千顷松涛响天外;倚晚迎皓月,傍花枝弄影,看星光垂地,万家灯火舞人间”。这幅对联较好地描写了登临太保山所看到的景致。
沿着700余级台阶登上山顶观城亭,保山城及保山坝尽收眼底,令人心旷神怡。

景区特点

山顶是一个50多亩的大平场,建有西南第二大的武侯祠,纪念三国时的诸葛亮。
现于山顶建设了体育健身器械及羽毛球场地,游乐设施,是怡情,亲近大自然的好去处。
东方升腾的朝阳下,保山城的主大街保岫路由东向西逐渐升高,钟灵毓秀的太保山之东,保岫路日夜不停地续接着只可感知而不可听视的大山的脉息,大山的脉息是从太保山的层层石阶下喷涌而出的。太保山位于保山城西,海拔2257.3米,与城区的相对高度为580米,明代以前,因山上多松而称为松山,明嘉靖后易名为太保山。明洪武年间,太保山一度被城墙圈到了古城之内,成为了一座城内的山,今天,古代的城墙早已变成了低矮的土垣,但太保山在对古城的守望中依然生机勃勃,已经成为了保山的城市森林公园。

流淌的绿色


  
 千百级石阶从保岫路的西端开始往太保山上延伸,虽然在数公里外便可感知太保山的葱郁苍翠,但台阶上高大的牌楼之内,石阶旁亭亭如盖的古榕仍然蓬勃地召示着太保山的品性,没有人能说清楚它们到底生长了多少个春秋冬夏,只是,其中一株的根部已然枯腐为空洞,它似乎在无声地向世人宣示它们所经历的世事与沧桑。青松一直都是太保山的主角,如今的太保山腰际,婆娑的松针仍然在东升的朝阳下闪耀着翡翠般的光泽。青松虽然茂密,但2200余米的海拔同样也是阔叶林的世界,于是,一片粗壮的石楠把枝叶迎风舞动后,临近山顶的坡体上茂盛起了密密层层的杂木,几只画眉啾啾鸣唱着绿色的旋律,听得杂木在叶片上闪亮起晶莹的绿光,这醉人的绿似乎要随婉转的啼鸣涓涓流淌,果然如此的话,观城亭上少女的白裙必将被染成动人的山野的颜色。太保山是一座与众不同的山,其最明显的特点是山顶平坦如坻,被称为“平场子”。宽泛的平场子一样地也是树的世界,在这里,粗壮高大的栎树与亭亭如盖的青松在和暖的南风中轻轻地摇动着枝叶,树隙间,阳光洒下了暖暖的对山的关爱,树根下,松针铺满了金黄的对秋的感怀。平场子周围低缓的土垣已成为观景的通道,致密的杂木把它置于一片阴凉之中,恰似一道厚实的生态的绿墙。绿墙、古木和一地的阴凉,这正是古景“公园古荫”最为真实的写照。金秋时节,果仁饱满、果壳光滑的栎果带着老树的瞩托纷纷坠地,它们在合适之处将把新的希望在来年悄悄地萌发。太保山是树木的世界和森林的海洋,春季嫩绿、仲夏葱郁,深秋金黄、冬天疏朗,在四季交替中,葳蕤的树木变更着颜色、转换着情调。太保山以90.5%的覆盖率构建了“西山晚翠”如诗如画的韵致。

跃动的生命


  繁盛的植被中必然有灵性的生命适时地生存。太保山的灌木、藤蔓乃至高大的栎树上,常有松鼠在枝叶间轻快地跳窜,它们或许是在寻求爱侣,亦或是在顽皮嬉耍,当然,更多的应该是在忙碌地寻觅食物,对于人类而言,松鼠们不论干什么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它们的每一次顾盼腾挪都营造了极其可爱的氛围,都传递出了自然和谐的信息。山后的便道旁,一只麻黄的野雉灵巧地跑进了树林的深处,它矫健的身影在茂密的丛林中自由地隐现,草木丛林是它们亘古以来的栖息地,茂密的丛林不仅为她们提供了丰富的虫子和野果,还提供了安全惬意的庇护之所,夏秋之际,这只野雉将不再过形只影单的日子了,一群小雉将会随着它在林地中游走和觅食,太保山将是它们一家的乐园。山坡上松针铺就的是黄灿灿的“地毯”,金黄的“地毯”有时也会因一堆黄土、一个洞穴而残破,这是穿山甲在此无所顾忌地展示它们开山掘洞的本领,当然,对能耐的展示与炫耀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它们必须按照基因遗传的程序,凭着祖先赐予的本能认真地生存并使种族得以繁衍,由此也使太保山弥漫起日益浓重的属于山林的气息。枝叶繁茂的太保山为这些可爱的生灵提供了很好的生存条件,友善的登山者也从不惊扰它们,春秋代序和冬夏轮回之中,小动物们按着各自的生命节律,在太保山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太保山密林中的鸟兽是充满灵性的,它们的灵性源自于和山野云雾最为亲密的接触。当然,山上还生活着另一类动物,它们过着谈不上舒心、却不必为吃喝奔忙的日子。这些动物生活在太保山西坡依山排布的动物园里,它们是狗熊、马鹿、猕猴……因为人们的自作主张,这些属于大自然的动物便被录进了册子、然后来到了园内,或许,其中一些自出生之日起便过上了不知林莽水泽为何物的日子,已经很难理解在山野里自由释放野性的意趣了。当然,在自然界的生存环境渐趋险恶的情况下,这些动物们别样的生存未尝没有意义,一方面,它们的生命和食物均能有所保障,另一方面,它们可以向更多的人证实自己种群的存在和自然物种的多元。太保山的松风和雾岚中回响着动物们高低不一的唱和,太保山因此丰富而多情。

人文的积淀

一般而言,只有在人文融入之后,自然的山水才能成为公园。太保山与保山城区山水相连,而且还一度被城墙圈入了城内,于是,人类文明的涉入便无处不在。太保公园高大的牌楼后,在那几株枝叶如盖的榕树的掩映下,进山石阶北侧排列着两道金碧辉煌的门,西侧高大雄伟的门楼里是道教圣地玉皇阁,东侧小巧精致的山门内是佛家神殿玉佛寺,两座依山而建的寺院居高临下地俯瞰着城市的万家灯火,护佑着保山的芸芸众生。太保山腰,两座由石制护栏围护的圆形石墓在青松之下凝重地矗立,稍高处长眠的是在保山三次发动反清起义的昆明人同盟会员杨震鸿,稍低处是追随杨振鸿革命救国的保山人彭蓂,杨公墓前通天碑上镌有蔡锷亲题的“云南光复首倡杨忠毅公墓”,墓后有李根源手书的“杨秋帆先生遗诗碑”和“军都督府布告”碑各1通,挺立的苍松下,两位旧民主主义革命志士的英灵安祥地守候,守候着保山众生的祥和与安宁。平场子之东的迭翠坊里,一座汉白玉雕像深情地凝望着东方的保山坝子,他是爱国侨领蒲缥人梁金山先生,梁先生身着长套、手持烟斗,爱国忧民的赤子之心浮现于他庄重的神情之中。平场子之西是气势庄严的武侯祠,祠内神态庄重的诸葛亮塑像旁,凝然而坐的是王伉和吕凯,他们均为蜀汉时期反对判乱、维护平安的保山官员,执忠报国、维护统一应该是移居保山的汉民们矢志不移的信条,因此,人们所纪念的不仅仅是诸葛武侯,同时还有那些为国为民死而后已的所有的人。武侯祠之西的花园内,一块块高低参差的石碑在高大的栎树下静静地矗立,它们组成碑林之前,大多分散在保山城区及其附近,这些碑刻大体分为墓志、庙宇创修、政府告示、名人诗词等几大类,代表作为《重建永昌府工谕碑》、《金齿军民指挥使司庙学记》等,它们可以补方志之缺、正野史之误,在对地方历史风物的研究上有着重要的作用,太保山的意蕴也因它们的存在而显得格外厚重。

永远地守望


  在保山市民的眼里,作为城市依靠的太保山是亲切的,或许,自唐代筑城以来,人们便把此山作为一个放松身心放飞思想的理想场所,只是,那时还没有出现“公园”一词让人们把它称呼,今天,“公园”几乎已成为了太保山的代称,每时每刻,太保山都向前来游玩的人们敞开着宽厚的胸怀。其实,在保山古城尚未出现之前、在保山的原始人类尚未诞生之前,太保山就已经背依怒山、面临坝区,卓然独存了无数个春秋冬夏,勿庸讳言,它一直都在守望着这个怒山深处的坝子,一直都在守望着它膝下的保山古城。唐天宝2年,保山土城在民夫的号子声中一天天建成,明洪武22年,保山砖城在砖窑浓烟飘散之后逐渐砌就,这一切的一切,对于太保山来说,都历历在目、如同昨日之事。作为一座厚实的山,它除了给山下的城市以依靠和神秘的脉息外,它所要做的就是守望。太保山,它是保山古城自古以来的守望者,也是保山城市不断发展的永远的守望者。
  今天,已经成为城市森林公园太保山是一个开放的世界,人们朝朝暮暮、随心所欲地登高览胜、爬山健体,市政当局把公园交给了全体市民,入园无需门票,只需爱心。或许,太保山的管理经费必须精打细算,那这一代价又如何弥补?靠爱心的培养、公德的树立来弥补。太保山守望着城市的不断发展,同时也守望着人文良知的不断升华,山水人文完美结合后,才能营建“太保滴翠”、“春满隆阳”的美好境界,这是太保山这一古城守望者最希望看到的。
  • 相关推荐